Welcome to Sissi fan's Design,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2009-01-04

    白气儿 - [日记]

    今天下雨了,淅淅沥沥的。天冷得刺骨。
    我觉得我越来越受不了苏州的冬天。

    晚上下班回家的时候,发现非常轻易地就能呼出好大团的白气,这是唯一让我觉得有趣的地方。

  • 2009-01-03

    新年 - [日记]

    大家都新年好。
    原想元旦就上来PO文的,但是网速慢到什么也做不了。于是别的也不多说了,希望我在2009可以如星座所预言的那样转运!加油!

  • 2008-12-14

    该死的冬天 - [日记]

    老子决定了!以后若是自己搬出去住,一定要保证家里有马力强劲的空调。我宁愿贡献很多收入给电力公司导致吃不上饭(正好减肥*3*)也不能忍受像现在这样因为气温不适而失去斗志!!

  • 推荐一首老情歌,《I can't smile without you》。
    好听到我半夜躺在床上泪流满面。
    点这里试听

  • 2008-11-27

    矛盾体 - [日记]

    间歇性神经病又发作了。
    进入本命年以后,它就变本加厉地时不时闯来折磨着我。我不想见任何人,不想做任何事,每天脑子里都在妄想把自己封闭在一个洞里不问世事,又或者干脆自杀死掉。而起因可能只是因为天气不好,甚至是更加鸡毛蒜皮无关紧要的事。
    我极度自卑,有时又很骄傲。
    我是一个无法保持自己内心平衡的矛盾体。

    开始明白有些东西是骨子里的,怎么也没办法改变。

    《莲花》里有这么一句话,我用铅笔划了下来:“你有没有试过给自己做一个心理测试,如果在面前有一个按钮,一启动它就可以没有任何痛苦地消失于这个世间,你是否愿意按它……”
    一到神经病发作的时候,我的回答都会是毫不犹豫地“愿意”。这个答案同样一直令我心生警觉。没有矫情,也没有做作,这是我内心最真实的回答。也许不能被人理解,很多时候我自己也无法理解。


    没有人可以救我。可是,我要怎么拯救自己呢?

  • 2008-11-16

    A子 - [日记]

    让我没想到的是,竟然梦到了A子。
    这个和我完全不相识的爱流浪的女子,这些日子已经在我的心里掀起了太大的波澜。

    她说:
    今天有位买家来给她女朋友买棉衣,末了说“据说你是做设计的?” 我说以前是的,现在不是了。其实我也不知道如果我一直做下去究竟会怎样?也许有成功那天,可...做设计怎样才叫成功?而我真需要那样的成功么?想了想,大学时候也许我是期望能这样的,现在我不需要了,我只想自由。快快乐乐的使用仅有的这点还能算做青春的青春。

    于是我明白了,我现在累,至少是有目标有奔头的。我只想用短时间的奔波与辛苦去换得至少一小段时间的自由资本。我再也受不了一年一个的黄金周和那屁大点儿的小假期了。更受不了那种虚度光阴的感觉。
    ……


    这样的洒脱,实在让我爱透。可同时我也很清楚地知道,虽然向往,但我成不了她那样。

  • 2008-11-02

    给城 - [日记]

    随手抽出一封信。
    信封上的邮戳已经模糊不清,半天分辨不出。但是整封信散发出来的气质依旧挺括平整,让我想到你性格里那些执拗而可爱的部分。
    打开纸,你清爽有力的字出现在眼前,诉说着生活中的希望、烦恼、牢骚、欢喜。
    活生生的。

    你说:“希望将来放到我们主页上的我的文旁边,都配了你的插画!”
    你说:“我这个人比较挑剔,所以会对瞳瞳努力的成果诸多不满。但愿你别嫌我太独断...”
    你说:“寝室里只有我一个人,现在是天阴沉沉的午后,我昏昏欲睡……”
    你说:“好吧好吧,听晓的话,好好做个好学生,好好念书,其他都放一边去。也许只和文字打交道其它什么也不想的生活对我最好!”
    ……
    只觉得嘴角掩饰不住地往上微翘,我们的青春年少真是可爱。那时如此频繁而自然地通着信,现在工作了,却都只是各自写写几乎不会提到对方的公开博客。花那么长时间用笔在纸上写字,然后买信封贴邮票地寄出,变成了多么奢侈的一件事,再也不可能实现。

    其实才不过几年。

    今天借着这些信感叹下,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。更重要的是,即使我们现在再拿起纸笔,写的也不会再是充满无忧无虑的青涩文字了。

  • 2008-10-30

    感冒 - [日记]

    先是头疼了一整天,然后是喉咙痛了一整天,于是现在毫不意外地开始感冒了。
    这前戏做得真是到位。

    这两天天气明显凉了,大家都要注意保暖哦。